PM1 - The new focus to protect human health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通过采取一系列减少有害气体排放的措施,环境空气质量得到了显著改善。然而,有确凿的证据表明,目前的空气污染水平仍对人类健康构成相当大的风险。

除其他专业机构以外,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 - 作为国际公共卫生监督机构 - 也通过报告和声明特别清楚地表达了颗粒物质(PM)的危害。

频繁发布的有关劣质空气对健康的负面影响以及空气污染可能导致或加速疾病进展的新闻报道、科学研究、学术文章和政府警告,也为世界卫生组织的研究成果提供了支持。在线证明:尝试谷歌搜索空气污染与健康影响,你将在半秒钟内获得数百万条信息。

 

因此,呼吸恶劣空气对健康的影响,特别是在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城市,如今已得到充分证实。据估计,每年空气污染造成数百万人早逝。空气污染被视为全球死亡的最高风险因素之一,同时也是疾病的主要环境风险因素。

灰尘简介

空气中最典型的颗粒是:

  • PM1尺寸<1 μm的灰尘。例如:粉尘、燃烧灰尘*、细菌和病毒。
  • PM2.5尺寸<2.5 μm的灰尘。例如:花粉、孢子和其他有机灰尘。
  • PM10 尺寸<10 μm的灰尘。例如:较粗的细粉尘和有机灰尘。
  • 粗灰尘 — 尺寸通常为10μm或以上。例如:可见的粗粉尘、沙粒、树叶、毛发和其他大颗粒有机灰尘。

PM是具有物理和化学特性的混合物,其特性会随所在的位置产生变化。PM来源于人造物质或天然物质。因此,空气污染因地而异。例如,在北京的街头度过一天,对呼吸道的负面影响相当于在巴黎停留30天。然而,应当指出的是,人们对劣质空气的反应会有所不同,主要取决于其敏感度。

吸入时,PM10PM2.5 PM1影响身体的方式也有所不同。PM停留在人体内形成沉积物主要取决于它们的大小以及其是否能够穿过我们的气道壁。

良好的室内空气质量的重要性

我们怎样才能阻止PM入侵我们的室内空间——人的一生大约90%的时间在此度过?不幸的是,由于通风系统的功能是将室外空气与室内空气混合,我们无法完全避开室外空气污染。

 

如果室外空气未经过有效过滤和清洁,则室内空气可能含有大量有害颗粒,这些颗粒会进入人体的呼吸道和循环系统。这些灰尘和其他物质会与建筑物内部已经存在的物质结合起来

 

变得更具攻击性和有害性,使室内空气污染的危险性远超室外空气。

但是,利用空气处理单元中的优质空气过滤器,很大一部分此类有害的室外灰尘在经过通风系统传播之前便可清除。这意味着在伦敦、巴黎、洛杉矶、北京和新德里等污染严重的城市,仅使用通风系统就可以改善室内空气质量,直至达到可接受的水平。

如果在房间内安装移动式空气净化器作为补充措施,即使室外空气中的颗粒和其他物质的变化量很大,也可以实现始终如一的高水平空气质量。

PM1危害最大

目前,WHOEU正在对PM2.5PM10进行监测并报告这些灰尘对健康的负面影响及其穿透肺部、引起呼吸和心血管疾病的能力。

但是,为了在空气污染严重的地区提供真正健康和高效的室内空气环境,通风系统需要安装能够去除最小且最有害PM1的过滤器。

 

我们的肺是PM1的猎物。当吸入时,PM1灰尘进入肺部的最深区域,其中很大一部分通过肺泡的细胞膜(我们肺部的数百万个小囊,用于交换O2CO2),进入血液,损伤动脉内壁,穿透心血管系统的组织并可能扩散到器官。

最糟糕时,PM1可导致致命疾病,如心脏病、肺癌、痴呆、肺气肿、水肿和其他严重疾病,导致过早死亡。

如今的PM过滤

过滤器是通风系统中的主力军,目前的F7过滤器可提供不同效率来捕获PM1(通常为50-75%)。

由于过滤器会显著影响室内空气质量(IAQ),因此为目标颗粒物选择合适的过滤器和效率将变得越来越重要。现在,这并非易事,因为目前的区域标准采用不同的过滤器测试和分类方法,妨碍了正确的产品比较。众所周知,当前的标准具有局限性,有时会产生与使用中的过滤器性能相差甚远的结果。

 

如今,可以使用过滤器来满足更高的PM1去除要求,例如:康斐尔的Opakfil ESHi-Flo XLT7Hi-Flo M7

 

除了选择合适的灰尘过滤效率外,还有其他重要的产品特性需要考虑,例如:长寿命、低阻力以及低能耗。除了高效之外,康斐尔过滤器还是公认的能源英雄,因为可以节省数千瓦时的电量,而成千上万的客户案例记录也都得以证实。当建筑业主为获得高质量IAQ而购买康斐尔高品质过滤器时,他们也可以受益于过滤解决方案的最低总拥有成本。

 

离您最近的康斐尔公司或代表也很乐意为您的建筑及场所提供合适的过滤器建议。为了在污染的城市环境中增加室内空气过滤,康斐尔还提供先进的室内空气净化器,用于灰尘和分子过滤。后者越来越多地用于大型国际城市中存在空气污染问题的办公室和零售店。

* 柴油发动机排放被认为是主要来源,世卫组织在2012年将其归类为致癌物。